首页 > 历史军事 > 封侯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杨幺

第一百一十三章 杨幺

目录

    水面上出现了两艘战船,船型不大,两千石左右,其中一艘是普通战船,另一艘却是车船,外置水车桨片,全靠船内的士兵蹬踏航行。

    车船上竖起一杆大旗,上写一个斗大的‘杨’字。

    在两艘战船背后,还跟着十几艘哨船,今天陈东主运气确实不好,正好遇到杨幺巡江。

    陈东主顿时脸色惨白,‘扑通!’跪在甲板上大哭起来,“我的货啊!这下我要倾家荡产了。”

    他的货物价值近两万贯钱,运到成都贩卖可以赚五千贯,被水贼抢走,皮毛都不会给他剩一丝一毫。

    陈庆已经换上了铁甲铁盔,背上一壶箭以及定远弓,手提方天画戟,杨再兴和陈庆一样,身披银甲,手提一杆亮银枪,后背弓箭,他们二人站在甲板上,威风凛凛,显得格外的与众不同。

    “统领的水性如何?”

    陈庆笑了笑道:“水性很平常,最多会泅水而已,你呢?”

    杨再兴笑道:”我的水性还不错,专门练过,等会儿若有冒险之事我来做。”

    陈庆也不和他客气,点点头道:“我掩护你!”

    陈东主跪在甲板上,呆呆地望着陈庆和杨再兴,他两腮的肥肉乱抖,忽然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这两人恐怕非同寻常,从他们兵器就能看出,自己货能不能保住?

    这时,一艘哨船上前,一名将领大喊,“放下船帆,放下兵器,否则杀光全船人,一个不留!”

    他话音刚落,一支箭‘嗖!’地射去,正中这名将领咽喉,将领捂住喉咙,扑通落江。

    这一箭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牙船上的将领顿时暴跳如雷,挥刀大吼道:“杀上船去,一个不留!”

    货船上的护卫和伙计都吓得面如土色,不是说,遇到牙船不动手吗?

    射箭的人是杨再兴,他的箭术和刘琼、张宪一个等级,只比陈庆略逊半筹,主要是力量不如陈庆,但已经十分高超了。

    陈庆拍拍他肩头,“等会儿他们上船后你负责射箭,我负责杀人!”

    杨再兴嘿嘿一笑,“一言为定!”

    陈庆回头大喊:“伙计和东主去货船,护卫留下,船夫也去货舱!”

    陈庆已经不再是之前的护卫了,他露出了宋军统领的本色,命令中带着一种杀气和威严,使众人不敢不听,几名伙计和船夫带着东主下到货舱去了。

    陈庆又对八名护卫道:“我乃西军统领陈庆,你们不想死就跟着我杀敌!”

    八名护卫都曾从过军,既然敢在长江当护卫,都是不怕死的人,八名又仿佛回到了军队,轰然答应。

    陈庆当即部署作战,八名护卫分为四个组,每组两人,一人用刀盾,一人用长矛,分别部署在船的八个方向,杨再兴跳上船舱顶部,利用一面盾牌和桅杆做掩护,用弓箭射杀敌人。

    陈庆则负责总接应,哪怕吃紧他就支援哪边。

    “老杨,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我知道的!”杨再兴在船顶上答应一声,他一支箭已射出,一名哨船贼头应声落江。

    十几艘哨船从四面八方围拢上来,这些士兵其实都是江贼,个个身手矫健,杀人如麻,江面就是他们的天下,还是第一次有人敢挑战他们。

    哨船上的贼兵们愤怒了,一支支飞爪钩住大船,迅速向上攀爬,八名护卫用刀砍,用长矛捅,和江贼们激战在一起。

    杨再兴箭无虚发,连射八箭,八名小头目都被他一箭射杀,哨船上的贼兵都发现了他的厉害,纷纷举起弓箭向他射来。

    陈庆掌控着船头,两艘哨船十几名贼兵从船头两侧爬上来,可惜他们运气不好,遇到了陈庆。

    陈庆大开杀戒,挥舞方天画戟,杀得十几名贼兵血肉横飞,人头落地,惨叫声不断,甲板上尸体堆积,到处是残肢断臂和滚动的人头。

    最后两名贼兵被吓傻掉了,转身跳入长江逃命。

    这时,护卫老吴被一支冷箭射中脸庞,惨叫着倒地,他的搭档是一个年轻护卫,没有多少经验,见贼兵一拥而上,吓得他大喊起来,“我挡不住了!”

    一个身影从天而降,陈庆大吼一声,长戟横扫,三颗人头飞起,反手一刺,刺穿另一人的胸膛,后面一名贼兵挥刀向陈庆后颈砍来,‘噗!’一支箭射穿他的脖子,贼兵一头栽倒。

    陈庆又连杀两人,回手向舱顶竖起大拇指。

    “这边没有贼人了,去支援许护卫!”

    陈庆将年轻护卫推到另一边,他大吼一声,挥动方天画戟,向对面涌上来的贼兵杀去........

    远处的车船上站着一名头戴金盔的大将,此人也很年轻,皮肤黝黑,长得膀大腰圆,满脸横肉,相貌十分凶悍,一双三角眼中充满暴戾之气。

    此人正是洞庭湖贼首杨幺,他极为崇拜三国名将甘宁,自诩绰号小甘宁,也使一对短戟。

    他联合长江和洞庭湖各路水贼,被推举为首领,手下有士兵数万人,在洞庭湖四周攻城掠寨,声势浩大。

    杨幺在年初大败澧州镇抚使程昌寓的两万军队,并俘获了著名船匠高宣,高宣投效杨幺,并为其打造了速度极快的车船,使得杨幺水军如虎添翼。

    今天杨幺正好乘坐一艘中型车船来试船,同时巡视长江,没想到正好拦截住了陈庆所在的货船。

    杨幺眯眼望着货船上悍勇无比的陈庆,所过之处摧枯拉朽,杀人如割草,士兵无一活命,死得惨烈无比,着实令他有点心惊胆战,此人简直如杀神下凡,他和他的手下都没有这样的武艺,也没有这样的杀气。

    还有躲在船舱顶部的弓箭手也是个厉害的人物,杨幺就没见他射空过,至少有二三十人都被他射杀,几乎所有哨船头目都死在他的箭下。

    “传我命令,牙船压上去!”

    江面上顿时鼓声大作,信号旗飞舞,牙船加快速度向货船冲去。

    牙船上有八十名贼军,由大将夏飞统领,夏飞手执一杆铁刀,身材高大威猛,他是杨幺的亲兵统领,手下八十人也是精锐善战的亲兵。

    此时,十几艘哨船的七十余名士兵已杀得只剩下不到十人,他们只敢站在哨船上远远呐喊,却没有人再敢靠近大船二百步内,对方箭无虚发,靠近就被射杀,他们都胆怯了。

    货船上的护卫也只剩下四人,其中两人还带伤,这时对方战船鼓声大作,牙船向这边疾速驶来,四名护卫顿时脸色变得惨白。

    杨再兴从船顶上跳了下来,笑道:“统领何不让他们去货舱防御?”

    陈庆看了一眼四人,见他们浑身发抖,害怕到了极点,便点点头令道:“你们四人拿着长矛和盾牌去货舱,把舱盖反锁了。”

    四名护卫如获大赦,连忙拿着长矛和盾牌向货舱内跑去,厚重的舱门盖上,从里面用大铁锁将舱门反锁了。

    陈庆注视着站在牙船船头上的敌将,冷笑一声道:“这人自以为强悍,想找死,看我怎么成全他!”

    杨再兴欣然道:“久闻统领神箭,今天可开眼了!”

    陈庆取下定远弓,抽出一支狼牙箭,拉弓如满月,一支箭无比强劲地射去,这一箭略向左偏了半尺,看对方拿枪姿势应该是左撇子,必然会向左偏。

    果然,夏飞见对方一箭射来,举刀拨打,同时身体左倾,不料这一箭的速度比正常弓箭快了一倍,他一刀劈空,箭已到眼前,再躲已来不及,他恐惧得大叫一声。

    ‘噗!’一箭正中右眼,可不是射瞎一支眼睛,狼牙箭射穿了头颅,箭尖从后脑透出,夏飞直挺挺仰面栽倒,张着嘴,瞪大了眼睛,箭矢插在右眼上,满脸血污,异常狰狞可怖。

    杨幺吓得倒吸一口冷气,这名悍将的箭术比刚才那人强大得多,夏飞的武艺他是知道的,不在自己之下,居然被对方一箭射杀。

    ‘此非安全之地,君子不可立危墙之下!’

    杨幺已经感到不安全了,立刻喝令:“后退十里!”

    车船掉头,轰隆隆向南面驶去。

    杨再兴也骇然叹服,这份准头或许他也能办到,但这一箭强大的速度和力量,他就远远不如了。

    这时,牙船撞上货船,贼兵用铁钩钩住船身,搭上了船板,副统领大喊道:“对方只有两人,杀了他们!”

    八十名悍匪尖声大叫,挥舞着长矛和战刀,向货船奔来,不等陈庆动手,杨再兴率先冲了上去,一抖亮银枪,顿时梅花点点,杀气瞬间涌现,奔在最前面的五名贼兵几乎同时咽喉中枪,一起倒地。

    陈庆仰天大笑,“这盘小菜可不够咱们两人分啊!”

    他一摆方天画戟,冲进了敌军群中,俨如一只猛虎扑进了羊群,顿时血雾弥漫,血肉和肢体横飞。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