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对首领宰一见钟情之后 > 第 144 章 144

第 144 章 144

目录

    【第一百四十四章:“那么,你带我回家吧。”】

    微风从林间穿过,耀眼的阳光落在枯叶堆,潺潺流水遮蔽嘹亮的蝉鸣,从安静的水面下看,碧澄的蓝天就像一幅精美的抽象水彩——

    很美,美丽的让人沉醉。

    但人间失格的触动在心底隐没,熟悉的窒息感堵塞每一个肺泡,遥远的意识回笼,缓缓下沉的太宰一瞬间回忆起所有的一切,他猛地挣扎起来,清澈的溪流随着他的挣扎扰动,透明的水珠飞溅而起,又在明媚的阳光中折射出七彩的霓虹。

    虚弱的咳嗽声响起,满身是水的太宰悬浮在水面上,他侧目看了看四周,有些陌生的森林,又看了看自己,小得过分的手——因为和柊真白的默契,许多的事情不需要他们着重提及,比如再一次逆转时间。

    他们都知道时间逆转到他们相遇的那一刻并不足以稳定世界,所以,他们还需要更往前,但,现在的时间逆转到了哪里,他又是在什么地方?

    太宰沉思着爬起来,然后才发现自己正在一个水潭的边,夏日的微风和蝉鸣在耳边响起,他思考了很久才从记忆的角落恍然想起这是什么地方,这是他离家出走后,从北到南时经过的一个山林,当时他在山林中发现这个由瀑布流水积成的水潭,又因为水潭太过漂亮就沉了进去,然后沿着溪流一路飘到下游的村庄,再继续着自己漫无目的的旅程。

    而那个时候,不,应该说这个时候了,这个时候的他好像才……八岁?!

    表情在太宰的脸上消失了。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柊真白说过,他觉醒异能的时间是九岁。也就是说,这个时间节点柊真白连异能都没有开发,那,也就意味着……

    远山的风吹动,半空的白云悠悠遮蔽了铺天盖地的太阳,骤然暗沉的山林掩盖住太宰阴沉的面容和僵直的身体,也没有异能的时间节点,也就意味着柊真白或许失去了他们之间共存的记忆,能造成这种结果的,只能是那本积攒能量,逐渐恢复的‘书’吧。

    啊,果然。

    果然还是应该把它撕了。

    拯救世界什么的,这样伟大的目标本就不应该出现在他的身上,既然如此,不如就一起毁灭吧,挣扎着从水里爬出来,湿润的黑发耷拉着,和纯白的绷带一起,让他苍白的神色变成惨白。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那个……”

    太宰霎时回头。

    明亮的阳光穿破云层,耀眼的光落在瀑布上端,那里是一个可以站人的石块,逆着光,他看不清上方站着的人的模样,但认出了对方手里的太刀。

    “你没事吧?”小小的少年扛着大大的太刀从巨大的石块上一跃而下,稳稳的站在瀑布下的石块上,“我没有见过你,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一瞬间,太宰僵持在原地,鸢眸放大,呼吸停滞,阴鸷的晦暗完全笼罩着,他站在阴影里,一瞬不瞬的注视着前方的柊真白。

    果然……()

    他真的不记得了。

    ?陈免免的作品《对首领宰一见钟情之后》最新章节由??全网首发更新,域名[(()

    被褫夺异能后,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浓烈而急切的心情,伴随着毁灭和沉郁,他张了张口,脑海一瞬间浮现出许多的话,他想告诉他他们的所有经历,说他们在时间的旅途里互相搀扶,取暖,拥抱,亲吻,他们的生命早就至死纠缠不可分割——他该说的,他该把那些事情都说出来,如果柊真白不肯相信他就想办法把他带走,藏起来,用锁链锁在只有他能找到的地方,就像他曾经说过的那样……

    但是,他还什么都没有说出口,站在水潭的石块上,拖着长长的太刀,年幼的柊真白脸忽地一下就红了。

    那一刹那,他听到他开口。

    “我好像认识你……”

    太宰:“……”

    “啊!没、没有捉弄你的意思,我是说!我的意思是说……我很喜欢你。”

    这一刹那,意识到自己的失礼,又紧急补救之后,柊真白不仅脸红了,连耳尖也变成了羞愧的粉红色,慌忙撇开的视线完全没有注意到站在他前方的少年骤然变化的表情,淤积着的黑泥藏进眼眸深处,阴霾一扫而空,他歪着头,露出爽朗的笑意,“好哦,那么,你带我回家吧。”

    柊真白一愣。

    “欸?”

    “欸——!!!”

    *

    宁静的村庄,唯一一家古老的宅院内。

    纸拉门敞开着,微风穿行,明媚的夏日阳光照进庭院,穿着舒适和服的白胡子老爷子靠在木制长廊下偷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流水潺潺,惊鹿响动,他刚要闭上眼睛睡个惬意慵懒的午觉,忽然门外一阵跑动,大声的喊叫响起:

    “爷爷——”

    老爷子一咯噔,来不及思考这个时间自家孙子怎么会回家,整个人就一跃而起,抓起搁置在旁边的扫帚和书册,下一瞬就出现在庭院中,一副从头到尾都在看书扫地的高人模样。

    拖着太刀,柊真白已经出现在木制长廊的尽头。

    “跟你说过很多次,”老爷子平静的抬起眼眸,看向柊真白,“为人处世要静,只有安静能让心灵沉淀,从而领悟风林火山的刀意,哦,对了帮我把那杯水拿过来……”

    把木廊下的水递过去,同时看清自家爷爷手里那本拿倒的书,柊真白沉默了,算了,他决定忽视这些不重要的细节,毕竟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宣布:“爷爷,我在后山捡到一个很漂亮的人。”

    努力掉书袋的老爷子一口水还没喝下去就喷了出来。

    他惊恐的向着倒霉孩子身后看去,果然,看到一个一脸乖巧的漂亮孩子。

    这个孩子,长得还没有太刀高,有些营养不良,身上缠着绷带,衣服全是水渍的痕迹,还算整洁,但看得出长时间流浪的痕迹,还有就是……在榻榻米上相对而坐,越是分析,老爷子的内心越是沉重,而在他的对面太宰端坐着,全身上下,连头发丝都透露着乖顺。

    就在这时,长廊又传来跑动的声音。

    紧接着去而

    ()    复返的柊真白来开纸拉门,爱不释手的太刀不知道丢哪里去了,手里只捧着几件崭新的和服。()

    这些都是我的衣服,不过都是新做的,我还没有穿过,你喜欢哪件?

    ?陈免免提醒您《对首领宰一见钟情之后》第一时间在[]更新,记住[(()

    柊真白一件一件郑重的把衣服摊平在榻榻米上,供太宰挑选,太宰看了一眼柊真白身上的蓝色蜻蜓纹和服后,想了想也选了一件蓝色。

    柊真白高兴的把蓝色的衣服拿起来放到太宰手里,让他换下身上的湿衣服,又把自家爷爷推出门,走到半路,又想起什么,停下来,“穿这个衣服要先这样再这样,然后再绑起来,可能有些复杂,你需要我帮你吗?”

    太宰其实会穿,但鸢眸抬起,对上柊真白明亮纯粹的黑瞳后,挽留的话升到嘴边,又看到柊真白身后的老爷子。

    老爷子看着太宰,又看着仿佛只要太宰一点头就会立刻上前帮忙的柊真白,神色扭曲的有点复杂。作为一脉相承的亲人,柊真白身上有着独属于他们家的性格底色,平静而镇定,从容不迫——这是最好的武学传承人应有的性格。

    曾经,他十分高兴柊真白能够继承这样的性格,将家里的传承发扬下去,但后来随着柊真白一个人长大,一个人上学,却始终没有什么玩伴之后,他渐渐开始失落,因为作为一个监护人,他更担忧的是孩子的成长,虽然柊真白本人并不觉得玩伴是必要的东西,相比于同龄人玩泥巴的举动,他更喜欢一个人在演武场,在后山,在一切能安然淬锻武术的地方自己待着。

    但,这些念头在他看到太宰破水而出的那一秒全都消散了。

    他怔怔的看着,看他泡在冰凉的水里,看着他爬出水面,看着他露出一些他读不懂的情绪——他无法说清当时的心情,但却由衷的觉得,太好了,能见到他真是太好了。

    于是,在太宰开口之后,他用最快的速度带着太宰回到家,然后把太宰托付给自家爷爷,再用最快的速度去找衣服。

    被委托的柊老爷子也没办法说起自己的心情,因为他还从没有见过柊真白对谁这么,这么的……老爷子想了很久才想出一个形容词,这么的热忱。

    那是由心的喜欢带出来的,掩盖不住的热忱。

    对上老爷子的目光,太宰乖巧的选择安分:“我自己可以的。”

    “这样啊,那我在外面等你,你快把湿掉的衣服换下来。”

    柊真白应着,一边推着自家爷爷出门。

    出了门,又往外跑,这回柊老爷子拽住了他,“你又要干什么去?”

    “去弄点吃的,”柊真白回答,“他一看就很久没有吃饭了,要弄点什么才好呢,呐,爷爷,早上做的那份小豆糕你没有吃完吧?”

    老爷子:“……”

    老爷子:“!!!”

    啊——

    他的小豆糕!

    晴天霹雳下,柊老爷子大惊失色,一时不察松了手,再抬头柊真白已经消失在长廊的尽头了。!

    ()    陈免免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希望你也喜欢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