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资本猎之白椅子 > 第44章 胡世勋盖棺定论,金家兄弟急筹资金

第44章 胡世勋盖棺定论,金家兄弟急筹资金

目录

    资本猎之白椅子正文第44章胡世勋盖棺定论,金家兄弟急筹资金二人边喝边聊,一壶酒下肚,江雅楠也不再拘谨,她粉面绯红,兴致高涨,说起这鑫州地界上的事情很是门清。

    卫上星心里还是关注着这胡世勋的事情,他握着酒瓶给江雅楠和自己的分酒器倒满酒,放下酒瓶问道:“胡世勋的事情怎么样了?”

    江雅楠瞟了瞟黑色塑料袋里的两只空酒瓶,诧异地问道:“你不知道吗?你这跟我们部里的领导酒都喝了,事情他没跟你说吗?”

    卫上星“哈哈”一笑,说道:“你这眼睛还这好使,你知道我跟谁喝酒去了?”

    江雅楠“呵呵”一笑,说道:“下午我看到叶处长从‘胡家老宅’往翠屏山走去了,你这酒肉不是跟他一起吃喝的,还是谁?王总一直在忙着,根本没时间陪你喝酒。”

    卫上星把大拇指一竖,“嘿嘿”一笑,说道:“你这侦查能力够硬!不过我和叶坚是光喝酒没谈事。”

    江雅楠笑呵呵地说道:“没看出来你这手还真够长的,都够到叶处长那了。听说他拳枪双绝,办案厉害的很!”

    卫上星瞅着江雅楠说道:“看来你对叶处长仰慕的很呐,要不我给你们撮合撮合,他还是一个老光棍。”

    江雅楠白了卫上星一眼,详怒道:“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喜欢的人我愿意跟着他受委屈,我不喜欢的人,我也不委屈我自己。”

    江雅楠这一句话说得那可是清清楚楚了,卫上星听的心里明明白白,可他哪敢接着话茬往下撩呢?捅破了这层窗户纸,自己可要被架到火上烤了。这些年他在各色美女中游刃有余,深知其中的利害,便端起分酒器直起腰,“嘿嘿”一笑,说道:“我这玩笑话开过了,我自罚一壶,给你解解气。”说罢,卫上星一仰头将一壶酒一口喝下。

    江雅楠见卫上星一气将分酒器里的酒喝光,便笑吟吟地站起身将酒瓶拿到自己一侧,双手握着酒瓶给卫上星起了满满一壶酒,然后将瓶中酒全部倒入了自己面前的分酒器。

    江雅楠倒好酒,款款落座,平静地说道:“胡世勋的事情今天算是落定了,他是自杀的,他在死前曾写了两封信,这两封信已被找到,也做了笔迹鉴定,他在信中已承认了自己为罗佳鸣间谍团伙提供协助的事实,我们的调查也确认了这件事,尽管他说是受胁迫所致,但这改变不了他违法犯罪的事实。他的死因是服毒自尽,我今天中午在他卧室的衣橱内找到了几片白色药片,经化验这是一种剧毒致死物,鑫州市局法医在对他的尸体进行尸检后,查出的死因正是服用该毒药。而且胡世勋在信里也承认了是他买凶谋杀了罗佳鸣,只是罗佳鸣落入湖中,喝了大量的水,毒药被稀释了,又被及时救出,把水吐了出来,才没有致死。这些情况确定后,大概是晚上六、七点钟吧,市局向吴建承市长作了汇报,吴市长指示说‘考虑到胡世勋毕竟是鑫州市的知名企业家,而且鑫湖城项目还在开发建设期间,为了减少对企业的负面影响,同意胡世勋家属提出的遗体即刻火化的请求,但葬礼要简办、速办。’晚上九点一刻市局谢长和局长回到‘胡家老宅’,将胡世勋的死因和吴市长的指示转告给了胡自立,胡自立跟钱大发商量后决定,他们马上去殡仪馆火化老胡总的遗体,明天早晨天不亮就将骨灰下葬,既不接受吊唁也不安排葬礼仪式了,也就不需要我们公司的人员帮忙了,胡自立还特意让我和汪静晨通知您和赵董与二位金董不用去参加骨灰下葬仪式了。”

    卫上星仔细听江雅楠讲着,从口袋里掏出香烟,燃起,悠悠地抽着,待她讲完,沉思了片刻,说道:“吴建承也好,胡自立也好他们这么安排对‘鑫湖城’项目确实是负面影响最小的,胡世勋既然如此了,早点下葬也好,他该负的法律责任,最大也不过如此了。可他为何要自杀呢?今天凌晨他看见罗佳鸣的来电,应该是知道罗佳鸣是来找他了,他完全可以置之不理,或者报警处理,还能落个戴罪立功,自杀这个事,如果单单是罗佳鸣这一个因素,我觉得胡世勋自杀不是太必须。除非还有其他因素我们还不知道!”

    江雅楠点了点头,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就说道:“哦,对了,今天下午大概五点钟的样子,钱大发找谢长和局长报告了胡世勋曾给他100根金条的事情,他说这些金条是老胡总为了弥补他低价转让鑫湖置业所持股份的补偿,可老胡总现在突然故去了,他自己考虑考虑觉得不好意思拿这笔黄金了,想把这笔黄金转交给政府,请政府看看这笔黄金是转交给小胡总还是怎么处理比较合适。”

    卫上星“嘿嘿”一笑,端起分酒器举到江雅楠面前邀她共饮,江雅楠忙端着自己面前的分酒器跟卫上星轻轻一碰,二人举杯共饮。卫上星放下分酒器,吃了几口菜,用筷子指着盘子的菜,说道:“这钱大发反应倒很快呀,不过到嘴里的肉再吐出来,那可要心疼一段时间了,哈哈……”

    卫上星此时已是醉眼朦胧,他端起自己面前的分酒器,在眼前晃了一晃,看着壶内的半壶酒,冷笑着说道:“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干吧。”卫上星说罢,举起酒杯邀了一下江雅楠,然后一口将半壶酒喝下,然后将酒壶重重地放在餐桌上,用手抹了一下嘴巴,站起身来,指了指车钥匙,说道:“我走了,你也休息吧,车钥匙在那,明天一早我再过来。”

    江雅楠忙站起身来,用右手手扶着卫上星的左胳膊说道:“这么迟了,要不别走了呢?”说罢,她羞红着脸扭头看着餐桌一头的车钥匙。

    卫上星稳了稳身子,抬起右手抚着江雅楠的左肩,迷离着双眼望着她羞红的面庞,狠狠心定定神,说道:“我没事。你是一个好女孩,人不错!我走了。”说罢他赶忙抽回双手,紧走几步来到房门后,拉开房门,走出客房,反手将房门带上,疾步往“运动中心”宾馆楼走去。

    卫上星厚实的手掌抚着江雅楠的肩膀,她顿感一阵热流袭来,身心酥软,粉面羞红,正期待着往下进展,却不料他居然逃一样地走了。江雅楠愣了一下,叹了一口气,坐将下来,自顾自喝起酒来……

    卫上星疾步出了“鑫北大酒店”,登上“鑫州水库”抬腕看了看时间,刚好11:30,便放慢脚步,悠闲地走着,看着幽暗的湖面,他思绪万千。卫上星心想自己原本在彩云之南正享受着美景丽人,好不潇洒,哪知这“鑫湖城”是如此的狗血,说起来自己这些年接触的优秀的企业老板很多,但卑劣的也不少,有贪财好色的,有坑蒙拐骗的,也有行贿官员携款外逃国外的,包括自己也不能算是什么好人,可人不风流枉少年,自己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那是绝对没问题的,但像胡世勋这般做了间谍帮凶的人,那是绝无仅有的,这种人叛国卖族,就算死了也会被人指着脊梁骨骂。想到这卫上星激灵灵打了个寒战,嘴里脱口说了句:“大事不好,鑫湖城险矣!”

    卫上星立刻掏出电话,拨通了赵长青的电话,待机铃声刚响两声,赵长青便接通了电话,他“哈哈”一笑,说道:“卫总,你还没休息呢?”

    卫上星稳了稳情绪,说道:“赵董,打扰您休息了。明天上午我想咱们跟二位金董,一起开个会,这老胡总过世,可能会对‘鑫湖城’产生负面影响,我们还是早作应对之策,为妥。”

    赵长青说道:“你考虑的对,你看会议放在什么时间比较合适?”

    卫上星说道:“明天上午9点吧。”

    赵长青说道:“稍等,我问下二位金董的时间。”

    电话里就传来赵长青向金家兄弟征询会议时间的声音,就听到金河说道:“要不提前些时间吧,八点好不好?会议放到九点我这股市就要开盘了,这资金都到位了,我要操作了。”

    赵长青说道:“卫总,要不时间放到明天早晨八点吧,二位金董也在我这,时间我们商量过了。你看行不行?”

    卫上星说道:“八点可以呀,二位金董在你那就更好了,我还准备等下打电话给他们二位呢。”

    电话里传来金海的声音,他说道:“我和金河刚好晚上找赵董商量点事情,我们也知道了老胡总的事情,这个会议应该开,您考虑的很对。那会议还放在‘鑫湖城’会议室吗?”

    卫上星说道:“您好,金董!晚上打扰你们了。会议地点要不放在你们住的客房吧,咱们商讨的问题有些情况还不适宜太多人知道。”

    金海说道:“那好那好,我们三个都住在“鑫州国际大酒店”,明天上午八点金河在酒店大堂接你。”

    卫上星结束通话疾步走向“运动中心”宾馆楼,打开客房门竟然空无一人,卫上星大惊,心想:“这苏芮歆哪里去了?”赶忙掏出手机拨打她的电话,电话一接通,就急切地问:“你去哪了?”

    苏芮歆“呵呵”一笑,说道:“我在旁边的食堂楼包厢,要不你也来喝两杯?”

    卫上星挂断电话,快步走向旁边的食堂楼。但他走进包厢,赫然看见李真和李师傅坐在苏芮歆身侧,三人正聊得热烈。卫上星这才放下心来,笑呵呵地说道:“原来是李主任和李师傅到了,苏老师也没给我透个消息,我这来迟了,对不住,对不住。”

    李真和李师傅赶忙站起让座,李真笑呵呵地说:“是我特意跟苏总说的,让她不要告诉你,好给你一个惊吓。”

    卫上星招呼他们坐下,自己走到苏芮歆另一侧坐下,说道:“刚才我一进客房没看见苏老师,确实心头一惊,过来看到你俩我这心头又一喜。你二位带来了应该是惊喜,哈哈……”

    小雨帮卫上星布好碗筷,挨着卫上星坐下,说道:“我们这昨晚出大事了,卫总没回来我还不敢跟苏总说,怕吓到她。昨天夜里从人民医院跑了一个罪犯他还挟持了一个护士,他抢了一辆出租车想逃跑,好多警察在后面追,他开车逃到咱这旁边鑫州水库大桥,从大桥上连人带车都掉到水库里了,警察捞了一夜,把车和那护士的尸体捞上来了,那个罪犯不见了。昨天夜里我们肖局长都来了,组织保卫科和武术队在我们这运动中心搜到天明,我们肖局长特意坐镇宾馆楼守到天明才走。”

    苏芮歆看了看小雨和卫上星,惊愕地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